WHY NOT

【杜西】幸好我是个好学生

我是谁我在哪
谜一样的文笔和逻辑
鬼知道我在写什么
鬼:我怎么知道你在写什么

【3】
Russell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胡思乱想。
Kevin所言非虚,他的确很神奇。
真的没有人意识到Kevin的突兀出现:和Russell关系亲密的几个家伙对Kevin也同样如多年好友般友好;教师们的名单里也有Kevin Durant这个名字;他甚至找到了标着Kevin名字的小论文!
这样的话……Kevin也不是那么难养嘛。Russell 抬手挠了挠鼻子,觉得挺满意的。

Russell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手机突然响,Russell闭着眼睛在床头摸来摸去,够到那个小长方体之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是Kevin的短信。
Russell扫了一眼,大概内容是他今晚会晚一点回去,让Russell自己吃晚饭。
Russell打了个哈欠,把手机扔到一边,又陷入了沉睡。

等到Kevin回来时,已经月上中天。
他推开门,下意识地看向Russell的方向,借着窗外路灯暖黄色的光,那人的睡颜映入眼帘。
Russell四仰八叉地躺着,有一条腿搭在地上,还踩着被子……
OMG……
Kevin绝望地捂住了脸,然后轻手轻脚地把床上的人摆好姿势,又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,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给人盖上,毕竟现在天气也挺热的……
然后他一抬头看见了房间里开到十六度的空调。
于是他笑了笑,给人盖好被子,还仔细地把被子角往人身下掖了掖。
最后充满恶意地把空调给关了。

半夜热醒的Russell差点和他拼命。

【4】
Russell迷迷糊糊地睁开眼。
夏日清晨的阳光闪烁着透明的金色,透过窗户照亮了房间。印着木纹的桌子在晨曦里显出柔和的光泽。
Russell抬手抵在眼睛上以期挡住打在脸上的阳光,喃喃自语:“……劳资又忘了拉上窗帘。”
冷水拍到脸上后总算清醒了点,Russell一边挤牙膏一边咬牙切齿决定洗漱完就去找Kevin决斗以报他昨晚关掉空调还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的血海深仇。
等他出了盥洗室,还没想好复仇时该用什么样的表情,Kevin就朝他露出一个笑脸:“来吃早饭啦,我做了三明治。”
“你没下毒吧?”
Kevin故意逗他,扮出副沉思模样顿了一秒才回答:“……没有。”
“果然下毒了。”虽然嘴上和Kevin互怼得起劲,但Russell仍三两步凑到餐桌旁坐下仔细打量Kevin做的三明治。
盘子里的三明治是最简单的那种,两片吐司夹厚切火腿片、芝士和生菜,沿对角线切开成两个等腰直角三角形。
Russell捏起一块三明治的中心,咬了一口,微微睁大了眼。
吐司被快速煎过,因此外层酥脆,内里却保留着面包的柔软。抹在吐司内层的沙拉酱中和了面包略干的口感。
芝士是恰到好处的微融状态,夹在火腿和生菜之间使二者有微妙的融合。
Russell嘴里咀嚼着,含混不清道:“居然味道还可以嘛。”
“是吧,我觉得也应该不会特别差。”Kevin十分自然地伸手拿走了盘子里的另一半三明治咬了一大口,“顺便说一句,我只做了这一个,没有多的。”
Russell顿时勃然:“你这分量是养猫吧?!说起来你昨天关劳资空调的事我还没找你算帐呢!”

经过一番少儿不宜的(请努力往血腥暴力而不是其他方面联想)争抢——Russell最终还是抢到了Kevin那半个三明治的一半。
其结果是他们现在都躺在沙发上喘成狗。

他们努力向对方扔去充满恶意的眼神。
但对视一眼后,又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