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Y NOT

【杜西】晚安

知道威少在杜兰特生日那天签约就想开个文……结果拖延症略严重【绝望脸
完全是在xjb写嘛……

自己都不清楚这是什么paro
我不管我不听我就想吃糖
有一句话水花出没注意x

Klay Thompson好容易从衣香鬓影中脱出身来,苦笑着啜了一口酒。
Stephen肯定是故意让自己陪KD来的,瞎子都看得出来Thunder的新王选在今天举行即位仪式是为了什么,又何苦让自己来当个电灯泡呢。
说起来KD真是见色忘义啊……明明初到时还有点触景伤情浑身不自在,一见Westbrook就被冲昏了头脑,没多久人就不见了,徒留自己一个人在这应酬众人。
虽然这里美人是确实不少……咳。
Klay及时掐断了这个危险的念头,转而让Stephen的可爱面孔填满自己的脑子。今时不同往日了,还是不要让Stephen知道自己这样心猿意马的好……

Kevin沉默着跟在Russell身后,目不转睛地打量对方,一遍又一遍。
他实在太久没有见到恋人了。
Russell换上了新王的礼服,颜色是Thunder的蓝与白,厚重华丽的披风边缘缀有亮橙色流苏——果然是他的配色风格。
他还真是穿什么都好看啊。
Russell走得很快,Kevin也不得不快步跟着,Russell突然停下时他差点撞在人身上。
他的Russell抱着手臂,因为身高差而微微抬头以和自己双目相对,声调平板地说:“好了,你找我有什么事。”
Kevin上前一步想碰触Russell,但被人后退躲开,只好讪讪地收回手。
他清了清嗓子:“嗯……首先为你祝贺,恭喜你成为Thunder的王,相信在你的治下Thunder一定会蒸蒸日上。”
“谢谢。”Russell仍然板着脸,甚至连更多的客套话也不愿多说,这令Kevin感到绝望。
沉默了一会儿,Russell有些不耐烦了:“难道你今天只是来找我道喜的吗?那你可以回去了。”说罢转身欲走。
这话本就暗示意味十足,落在Kevin耳中更是足以使他心里搅起惊涛骇浪了。
但现在的情形容不得他多想,Kevin只好遵循自己的直觉:他一把拉住人:“其实我……还想听我的恋人对我说一句生日快乐。”
这话一出口,Kevin感受到Russell颤了一下。
他的手被甩开,Russell转回来面对着Kevin,眼神却四处游移:“我已离席过久,应该回去了……”说罢也不管Kevin,自顾自快步离开。
Kevin望着他的背影,竟发自内心的觉得可爱。

Klay轻晃着高脚杯,使酒液在里面旋转,抬头望见KD一脸傻笑地回来,不禁取笑道:“心想事成了?”
“没有。”
Klay大为惊奇:“那你怎么这么高兴?”
“我只是觉得Russell特别可爱,而且他说不定还喜欢我。”
Klay看着仍在傻笑的人,怜悯地摇摇头:“兄弟,你没救了。”

宴会结束后已经入夜,Thunder为各处的使臣都准备了房间,让他们休息一晚,不至于深夜赶路。
Klay与KD也由侍者引向各自的房间,KD路上对着Klay又是一番慨叹,无外乎他重回故地却住在客房,感叹物是人非而已。
要不是Klay理解KD对Russell的复杂情感,他几乎要怀疑KD在暗示他些什么了……
Kevin和衣躺到Thunder客房的床上盯着天花板,回想着今天Russell与他说话的场面。
一阵急躁的敲门声打断了他脑子里的第七十四次循环。
他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,开门动作快如雷霆。
整个Thunder大概也只有Russell会这么敲门了。如果他开门时间稍微长点,人后悔跑了怎么办。
他的Russell果然站在门外,微微侧着身子像是想走。
Russell听见门锁的响动时确有一瞬后悔,但等Kevin完全将门打开时他反而完全淡定下来,直接推开Kevin自顾自走进房间坐下,似笑非笑地看着Kevin,张口吐字清晰:“生日快乐。”
Kevin完全愣在原地。
惊喜来的太快,就像龙卷风。
“怎么,傻了吗?”Russell盯着Kevin冷笑一下,又低下头去掏出个东西扔到桌上,金属与桌面碰撞发出铛的一声:“生日礼物。收好了。”
Kevin伸手把它捡起来。他一眼就认出那是什么——Russell房间的钥匙。
他震惊地抬头:“你这是……”
“别想太多,我已经换过锁了。这东西送你算个纪念。顺便提一句,本来是想把你原来的房间钥匙送你的,但那个房间早就被我砸了……不过这个也一样。反正都是已经失去意义的东西。”Russell站起身往外走,没走两步又停下来,“以后少和Curry待在一起,我看你离开Thunder之后明显有点变傻。”
Kevin望着Russell的背影,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滚了出来:“Stephen Curry和Klay Thompson是恋人。”
Russell的脚步顿了顿:“和我没关系。”
他径直推开门走了。
Kevin看着未关上的门,笑着倒在床上,用手臂挡住眼睛。
明明有关系的嘛。
他把那把钥匙贴在心口的位置,喃喃道:“晚安,Russ.”

【杜西】幸好我是个好学生

【5】
Russell走进教室时助教正拿着个u盘往电脑上插。
今天上课看电影,教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Russell盯着屏幕,手里无意识的转着笔。
他旁边的座位空着。
昨天,Kevin回家去了。
他甚至都没当面跟Russell告别,只留了一张纸条。
这令Russell有点受伤。
我又不会抱着你哭不让你回家,难道亲自跟我说一声“我要回去了”就那么难吗?
他支起手臂,用笔杆一下一下地戳着额头。
他试着跟自己讲道理,Kevin离开是很正常的,一个精灵不可能一直待在人类世界。
可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。
现在他脑袋里全是Kevin。
一会儿是Kevin和他告别时的表情,一会儿又回想起他和Kevin互怼的场景。
真是,烦死了。他皱起眉。

【6】
Harden狠狠地把一本厚书掼在Russell的桌子上,雷霆般的声响将他从记忆的深渊边拉回。
Russell吓得跳了起来:“卧槽兄弟你搞什么?”
“我还想问你搞什么呢,那个电影虽然不怎么有意思,但你也不能真的不看吧,全程发呆是想怎样?”
“我没有全程发呆吧……”Russell苍白无力地辩解。
“你有。”Harden语气不容置疑地说,旋即又挑起一个微妙的笑容,就像人们探听八卦时通常做的那样,凑到Russell边上压低声音:“诶我说,你是不是喜欢上哪个姑娘正单相思呢?”
Russell下意识地反驳:“滚,没有!”
“好吧,”Harden耸耸肩,“反正如果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,否则被我泡了怎么办呢。”
Russell哭笑不得。


我在写什么鬼……
要不坑掉算了我大概不适合写文

【杜西】幸好我是个好学生

我是谁我在哪
谜一样的文笔和逻辑
鬼知道我在写什么
鬼:我怎么知道你在写什么

【3】
Russell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胡思乱想。
Kevin所言非虚,他的确很神奇。
真的没有人意识到Kevin的突兀出现:和Russell关系亲密的几个家伙对Kevin也同样如多年好友般友好;教师们的名单里也有Kevin Durant这个名字;他甚至找到了标着Kevin名字的小论文!
这样的话……Kevin也不是那么难养嘛。Russell 抬手挠了挠鼻子,觉得挺满意的。

Russell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手机突然响,Russell闭着眼睛在床头摸来摸去,够到那个小长方体之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是Kevin的短信。
Russell扫了一眼,大概内容是他今晚会晚一点回去,让Russell自己吃晚饭。
Russell打了个哈欠,把手机扔到一边,又陷入了沉睡。

等到Kevin回来时,已经月上中天。
他推开门,下意识地看向Russell的方向,借着窗外路灯暖黄色的光,那人的睡颜映入眼帘。
Russell四仰八叉地躺着,有一条腿搭在地上,还踩着被子……
OMG……
Kevin绝望地捂住了脸,然后轻手轻脚地把床上的人摆好姿势,又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,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给人盖上,毕竟现在天气也挺热的……
然后他一抬头看见了房间里开到十六度的空调。
于是他笑了笑,给人盖好被子,还仔细地把被子角往人身下掖了掖。
最后充满恶意地把空调给关了。

半夜热醒的Russell差点和他拼命。

【4】
Russell迷迷糊糊地睁开眼。
夏日清晨的阳光闪烁着透明的金色,透过窗户照亮了房间。印着木纹的桌子在晨曦里显出柔和的光泽。
Russell抬手抵在眼睛上以期挡住打在脸上的阳光,喃喃自语:“……劳资又忘了拉上窗帘。”
冷水拍到脸上后总算清醒了点,Russell一边挤牙膏一边咬牙切齿决定洗漱完就去找Kevin决斗以报他昨晚关掉空调还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的血海深仇。
等他出了盥洗室,还没想好复仇时该用什么样的表情,Kevin就朝他露出一个笑脸:“来吃早饭啦,我做了三明治。”
“你没下毒吧?”
Kevin故意逗他,扮出副沉思模样顿了一秒才回答:“……没有。”
“果然下毒了。”虽然嘴上和Kevin互怼得起劲,但Russell仍三两步凑到餐桌旁坐下仔细打量Kevin做的三明治。
盘子里的三明治是最简单的那种,两片吐司夹厚切火腿片、芝士和生菜,沿对角线切开成两个等腰直角三角形。
Russell捏起一块三明治的中心,咬了一口,微微睁大了眼。
吐司被快速煎过,因此外层酥脆,内里却保留着面包的柔软。抹在吐司内层的沙拉酱中和了面包略干的口感。
芝士是恰到好处的微融状态,夹在火腿和生菜之间使二者有微妙的融合。
Russell嘴里咀嚼着,含混不清道:“居然味道还可以嘛。”
“是吧,我觉得也应该不会特别差。”Kevin十分自然地伸手拿走了盘子里的另一半三明治咬了一大口,“顺便说一句,我只做了这一个,没有多的。”
Russell顿时勃然:“你这分量是养猫吧?!说起来你昨天关劳资空调的事我还没找你算帐呢!”

经过一番少儿不宜的(请努力往血腥暴力而不是其他方面联想)争抢——Russell最终还是抢到了Kevin那半个三明治的一半。
其结果是他们现在都躺在沙发上喘成狗。

他们努力向对方扔去充满恶意的眼神。
但对视一眼后,又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。

这是Reddit上那个脑洞。
感觉我浪费了这么好的脑洞。

【杜西】幸好我是个好学生

负责拉低圈内同人平均水平
梗源Reddit的WritingPrompts
文风诡异文笔辣鸡逻辑清奇
ooc。ooc。ooc。
过气cp党暴风哭泣。


【1】
Russell扫了一眼课程表,晃晃悠悠地向健康课的教室走去。
说实在的,他其实并不很想去。那个教课的老女人说话时声线毫无起伏,Russell甚至怀疑如果把她的声音录下来,能不能治疗失眠。

这节课的内容是练习做CPR。好极了,Russell心里的小人翻了个白眼,我初中就会的东西。
但是为了学分……他悄悄地叹了口气,还是挑了个假人,尽心尽力地做CPR。
虽然他真的觉得给一个假人做CPR很傻。
胸外心脏按压……
打开气道……
人工呼吸……
嗯,每个步骤都相当完美。

但是这并不是假人突然活过来的理由。
Russell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的假人——哦现在好像不能再叫他假人了——仍然维持着按压的动作,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哦上帝啊——这他喵的是怎么回事?”
他僵硬地回头,试图向教师或者是其他什么人寻求帮助,可教室里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身边的异常,所有人都在给自己的假人做CPR,仿佛根本没有发现有个假人活了过来。
在他震惊到口不能言的时候,地上那个……嗯……人,终于结束了他从有机高分子化合物到碳基生物的过渡,缓慢地坐起来,向Russell说了第一句话:
“我叫Kevin Durant。”

【2】
“所以这是怎么回事?”Russell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,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绝对可以做个“乖巧中透露着惊恐”的表情包。
Kevin挠了挠头发:“……唔,我是个精灵,在和女巫战斗的时候一不小心中了恶咒,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……”
Russell什么都没说,只用一种“你tm在逗我”的眼神盯着地上的人。半晌才无力地单手捂住半边脸:“好吧,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“……大概是要麻烦你一段时间。”
很好,Russell心想,有个超大的麻烦找上了我。

下课铃响,Russell松了口气,几乎是拽着Kevin逃出了教室。Kevin在他身后踉跄着抗议:“嘿!慢点!他们不会吃了我的!”
Russell几乎被气笑:“谁担心你会不会被吃?”
“那你跑那么快干嘛?”
两人所处的位置是校园里一条偏僻的小道,平常少有人来不说还位于一小片树林间,Russell环顾一周,确认没人后一把拽住Kevin的衣服:
“伙计,我是个普通学生,不想拯救世界也不想猎杀吸血鬼,我只想好好上课赚点学分,结果你猜发生了什么?我用来练习CPR的假人boom的一下活了过来!换成是你你慌不慌?”
Kevin也不在乎自己原来挺括的衬衫被弄得皱巴巴,就维持着这个姿势一脸严肃地和Russell讲道理。
“我只是个精灵,和拯救世界或者血族没有任何关系,而且我也不想吓到你的,可是恶咒就是把我变成了这样我也没有办法。”一本正经,言辞凿凿。
“可是你突然出现,我要怎么跟人解释自己身边突然多了个人?”
“啊,那个啊。”Kevin完全不在意的耸肩,“我是个精灵,记得吗?我有特殊的亲和力,你身边的人完全不会意识到我是个新来的人,他们会以为我一直都是这里的人。你看,我今天醒来的时候,其他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我,对不对?”
Russell仍然有点怀疑,不过他慢慢地松开了Kevin的衣服,犹豫了一下又把褶皱压了压,发现完全没用之后干脆放下了手。
“好吧……反正我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是吧。”
Kevin十分耿直地点头。

大概是中秋节贺文……?

ooc。ooc。ooc。
大概是新人练手的东西……所以文笔辣鸡情节乱套逻辑狗带人物崩坏。

喻文州
喻文州家就住在G市,回去挺方便。和队友们打了个招呼,他就回家与父母团聚去了。
在回家的路上他给父母打了个电话,告诉了他们自己要回家的消息。
喻队父母并未因儿子要回家欣喜若狂,反应有些平淡。这并非喻队的父母冷漠,毕竟喻文州不像已经十年没有回过家的叶修。
喻文州用钥匙打开门,正赶上最后一道菜上桌。
“真巧啊你算好时间回来的吧,赶紧洗洗手帮忙盛饭啊……”喻父听见开门声,从厨房里走出来,赶他去帮忙。
“好,我马上就去。”喻文州微笑着进了厨房。

王杰希
微草俱乐部居然给每个选手发了一盒月饼当做中秋礼物,不得不说老板还是挺有心的。
……可是月饼是真的很难吃啊。来自所有微草选手的内心。
经理发完了月饼,点点头算是向微草选手们示意已经放假后转身离开训练室。
王杰希把那盒月饼扔进自己的柜子里,起身随意地招了招手:“走了,回家过节去。”第一个离开了训练室。
王杰希家离微草俱乐部不远,走着十分钟就能到,所以王杰希稍微伪装了一下,直接走着回去了。
回家的路上,他抬头看了看天。
今天的天空很蓝,晚上大概能看到很棒的月亮吧。

叶修
兴欣众人早就散得差不多了,毕竟陈果是个辣么好说话的老板。
现在的兴欣训练室里,只有叶修一个人。
显示器的微光映在叶修脸上,明灭不定,寂静的训练室里弥漫着一种冷清的氛围。


……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们的感情。
其实叶修在荣耀的中秋活动里刷任务刷得可开心了[。]